通知:
每周四是牡丹江林管局机关固定的学习日。2017年为全面深化改革之年、创新发展之年、强化管理之年、树立形象之年。
站内搜索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知青岁月
知青岁月
管局要闻
下乡的岁月
时间:2017-02-20 08:29:00    点击率:

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国家实行“上山下乡”的政策,我就是在那时随着学生下乡的“大潮”来到了封丘县城东南鲁岗公社一个贫瘠的小村庄——黄砦插队落户。刚插队那年,我还不到16周岁。

记得那时,我印象最最深的,是用电紧张。在那个年代,市里用电都显得非常紧张,居民家常常出现停电现象。为此,我父母还专门在家里备了许多的蜡烛,以便急用。

农村村民家里用电更是非常困难,经常停电,多少天没电习惯了,感觉也正常。村民们为了盼电,灯的开关常是开着的,等着哪一天,家里的电灯突然亮了,说明村里来了电。村民好开心,奔走相告的。可真正来电了,反而觉得不正常,不知所措,总有点不习惯的感觉。

农村来电的时候往往在白天,老是断断续续的,电压还不稳,灯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的,像即将燃烧完的蜡烛,奄奄一息。

农村家庭一般都很仔细,花钱不爱大手大脚,更不会舍得大白天开着灯,怕浪费钱。可到不了晚上,电就又给停了。又是漫长的等待,苦熬在没电的日子里。

到了种麦、种秋,浇地、灌浆的农忙季节,由于农村极度缺电,社员们引水浇地只能用手扶拖拉机或小型柴油机发电抽水。我们下乡知青和社员们一道下地劳动,忙碌在田间、地头。如种麦、收秋、挖河、修渠、拔草、锄地、施肥等,生产环境艰苦的很。

在我的印象里,我下乡的村庄四周是沙丘,似乎与世隔绝。天黑了,这里看不到明亮的电灯,从庄户人家发出的隐隐约约、一闪一闪、微弱的光亮是正在燃烧的煤油灯。过去农村庄户人家常用来照明的就是煤油灯了。农村里还有一种灯,俗名叫“马灯”。

有的家里条件宽松些的,用得起大一些,好点的煤油灯,又称“马灯”。不过,一般农村家庭最常用的煤油灯,其底座是扁圆形状的金属壳,里面盛的是煤油,上面装的是线绳灯捻儿,点着火,再罩上挡风的玻璃罩,就可 用来照明了。煤油灯装有旋钮开关,可调整火焰,用来控制火苗的大小,适时调节光亮;还有一种高脚玻璃的煤油灯,中间是园鼓肚,可用来盛煤油,上面加装有玻璃罩。经济条件不太好的人家或找一个墨水瓶或瓷碗儿,盛上煤油或食用的棉籽油、菜籽油,油里放上线绳,点着火也可以用来照明。生产队给我们知青的集体宿舍里配备了一盏煤油灯。大家有雅兴的时候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,打扑克、下棋、写信。人忙活了一天,身体也累了,到了晚上放松放松,自娱自乐,消遣一番。

每个社员每晌儿干了什么农活儿都有记账,生产队有专人负责记工分的。待新粮下来后按出勤折算成钱儿,钱再兑换成口粮。由于劳动生产率较低,社员们辛辛苦苦忙到头,家家几乎没有太多的结余,只能勉强糊口。

我在农村劳动接受锻炼的那些年里,知青和村民们一样同属集体劳动的形式。生产队一般按庄户人家编成若干个生产小组,集体出工劳动,挣工分。一天工作日满分为10分。一个普通壮年男子干一天也只能挣到8.5分;一个女劳动力相对就更低一些。

79年开始出现“返城”风。一些工厂企业在社会上公开招工,吸引了大批的下乡知青回城,忙于复习放弃多年的功课参加应考,以期待寻找就业门路,好有个“铁饭碗”;也有的干脆放弃了招工考试的机会,自己找地方打工挣钱去了。那时,我也参加了招工考试,因我文化基础太薄弱,没能考上。79年底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名参军,身体合格,通过了政审,顺利地穿上了绿军装,踏进了部队这所大学校,开始了我军旅生涯......

在“下乡”的特殊年代里,时间虽然都已过去三十多年了,但是当年上山下乡的岁岁月月至今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

艰苦的农村生活锻炼了我的毅力,磨练了我的意志,至今难忘当年下乡的岁月。


友情链接: 森工总局官网 大海林林业局 柴河林业局 东京城林业局 穆棱林业局 绥阳林业局 海林林业局 林口林业局 八面通林业局
牡丹江林业管理局
投稿信箱:mdjzaijianxia@163.com / 1753041500@qq.com
电话:0453-6560871
地址: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东地明街16号